您的位置 首页 创业杂谈

雾朦胧 山朦胧 少女心朦胧(《我的金子山我的初恋》破冰之旅

【文/高山九把斧】
  初冬起雾了,远山是雾海还是云海?我陷入了单相思的苦恋,那女孩是爱我还是不爱?漂亮的女孩你到底爱谁?我与你天天晚上近在咫寸,鼻息相闻,手足相碰,如此春夏秋冬就不萌生一点情愫?
在校图书室的头几个月,晓梅并不怎么和我说话,往往是你问一句,她答一句。也许是这样,在那个年代,少男少女往往是回避深入接触的,特别是男孩女孩单独相处,弄不好叫其它人发现了,会扣以罪名耍流氓,除了婚娶年龄的恋爱,没啥非议。而十四五岁的男孩女孩恋爱,让周围人知道是被嘲笑,被讨伐,被周围唾沫淹死,被父母骂死打死。
“我年龄还小,我还在上初中,我要好好读书。付湘哥你别胡思乱想,我们天天在一起管理图书,是学校分配我们的工作,老师和校长器重我俩信任我俩,你万不可有非份之想。”深夜,万籁俱静,我独自一人坐在校外运动场边沿的大石板上,我苦思冥想不得其解。雾气冷疑的空中,仿佛飘来晓梅的声音,仿佛是她在告诫……

  有一天晚上,我在码放图书,她在写数学作业,她突发奇问:“听说你没妈?是你爷爷奶奶带大的。”
我觉得她的问话,让我很诧异,就反问道:”你要是也没妈,能有你?”她笑笑,并自豪地说:“我们一家,我妈我爸,还有两哥一妹。而你家呢,就你和爷爷奶奶。”她仿佛在暗示,你付湘是不是你爷爷奶奶在路边检来的?
晓梅分明在戳我心里的痛处。我无法正面回答,又不能无语,毕竟她主动和我说话,开始关注我了,而她的关注一出手就是利剑。我只得正面迴避:“回家问你爸,他了解我家情况,了解我的出身。”
我母亲是采茶姑娘,嫁给我爸时,我爸还在上高中。但我妈是大地主出身,影响了我爸考大学,而他们又属五十年代初的包办婚姻,就很容易地宣告离婚。父母离婚时,我还是婴儿,母亲不忍抛弃,就到晓梅爸爸所属的税务所居住院里去,做税务所所长家的奶妈,白天给所长家孩子喂奶,夜晚跑回茅草房给八个月的我喂奶。
半年后,我亲妈就离开我,去了內蒙古大草原,我爸去重庆上了大学。四年后,我爸大学毕业分配到了中原洛阳工作。而后,我爸又娶了我后妈,并带她也去了河南洛阳,把我留在了大巴山,由爷爷奶奶带养。
很明显,晓梅回家向她爸妈提起了我,因为她一个女孩每晚上将独自面对和一个男孩相处,这也是试探口风。晓梅爸妈很快向晓梅告诉了我的家底及我的岀身。
她爸在小镇税务局工作,小镇就巴掌宽的小街,谁家的情况谁家的孩子,他都了如指掌。精美图集 (77)晓梅爸知道我憨呆,除了读书聪明,别无所长。他也就放心小女儿每晚和我这憨呆男孩泡一起,也从小锻炼他女儿的工作能力,他也乐意学校分给她女儿的一份小小工作。

  少女的心是多变的,一会儿阴一会儿睛,一会儿艳阳天,一会儿暴风骤雨。在隆冬的夜晚,来借图书的学生都已散去,剩一个小时工作时间,我和晓梅俩独处。我一般不让她做其它工作,她可以看小说看画报,可以做作业,但必须呆够工作时间。
隆冬的夜晚,秦岭南麓并不太冷,我穿一件小棉袄,勤俭穿一件红毛衣,又加上小屋比较封闭,两人没一点冷意。
我把刚才因借阅而放乱的图书重新整理重新码放。不知道啥时候,晓梅的数学作业已写完,她头歪在桌上,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侧望着我,圆润的脸蛋红扑扑的,我放了几本书进柜子,一侧身看到了她美艳动人,我心里瞬间扑扑乱跳,我本来就爱她,而她又如此艳丽多情,更让我一下没了魂似的。我不知该怎么办。如果放在当今的一个男孩,面对如此美艳多情的女孩,又近在三尺,那肯定是迅即上前拥抱了……而我不是这样一个男孩,规矩重,理性重,是不愿越过雷池半步的。我缓慢地来到面向金子山南麓的小窗,把打开半扇的窗户轻轻地关上了……
我和她该下班了,她回她的女生寝室,我回我的男生寝室。

热门文章